白鹿

专心产粮。

置顶

应该没人看,但还是说一下。

这里白鹿,称呼随意。

圈子:凹凸/我英

磕cp:嘉幻/云亮/胜出/凯柠

产粮大概上面均产↑

不雷bg,但看是什么bg

不会写文,可能更新只是给这位小姐姐长评 @森诗

底线这两位 @星竺子  @山姥切璃子

不是好人。

我好忙。




森诗《若芳草无心》长评

垃圾长评!!我来丢人了1555111

 @森诗 

 

开头是很熟悉的心理描写,很切实,“突然掉进大海里”,掉进大海,是一种全身都被海水包围的危机感,自己想挣扎,又使不上力的那种,十分难受。而且“突然”这个词,给我一种不妙想法,感觉后面会有猝防不及的事发生。

 

不过似乎,点题了——《若芳草无心》。隐隐约约感到be的味道。

 

接着,介绍紫堂的身份——图书管理,还有一些小习惯,情有独钟着经济类的书——将它摆好。是因为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喜欢,所以忍不住去做好这件事。

对比着,其他的书和经济类的书,果真是天壤之别。

 

这份小心的心意,是暗恋的苦涩,幻幻一人品尝,看见嘉德罗斯,或是神志不清红透脸颊,这完全就是暗恋。可是幻幻也想品尝恋爱的甜滋滋。但不知道,老天爷给不给了。

 

第二段。,描写着相遇,紫堂生活很平庸但知道遇见嘉德罗斯,那个让他心动的少年,他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起来。因为,他开始关注了嘉德罗斯的爱好。

 

文中,说紫堂不与经济类打交道,还努力做了那么多,和以前形成鲜明对比。原来,喜欢上一个人,自己也会悄悄地改变的,从原来不认识,为他,变成了深知。文中,说紫堂“他自己也是清心寡欲,没有动过喜欢谁的心思”这句话,充分表现紫堂喜欢上一个人的威力。他动心了,开始关注那个名为“嘉德罗斯”的男孩。

 

开始关注着经济学,幻幻怕是在想着某天,他和嘉德罗斯能搭上话,结果,真的搭上话了。很好的。

 

最后一句:“但是沉浸在暗恋的人,即便是喜欢的人对你微微一笑,向自己走进一步,肯定也会脸红到不敢与那人对上视线吧。”说得很切确,暗恋的人,他们比较对这份感情自卑,若是对方回应一个笑容或一句话,他应该早已高兴得飞上天了吧。很荣幸,紫堂幻得到了了对方的回应——“‘你也喜欢经济学?’”还是带着温柔的笑声,我觉得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暗恋一个优秀的人总会让自己自卑。”我曾看过类似的解读:是因为你爱着优秀的他,自己担心根本配不上对方或是有更好的来代替自身的感觉。很酸,心中很酸。

 

紫堂不是个大胆的人,他很内敛。最不济的就是,嘴巴有点苯。的确,如果说些好听的,嘉德罗斯可能会停驻在自己身边吧。可是从现在开始,从紫堂幻默默地暗恋着嘉德罗斯开始,嘉德罗斯可能注定都不会留在紫堂幻身边。

可能,紫堂幻他……在嘉德罗斯眼中,只是个偶然认识的陌生人吧。

 

“而他,只会用适合并属于自己的方式,去悄悄品味对那个人的喜欢。偶尔看到那个人来图书馆里借书,偷偷瞄上两眼,他也是满足的。”再次描写心里反应,写出了紫堂幻的自卑与胆怯。

要是大胆一点什么的,恐怕自己可能就是嘉德罗斯身边的人吧。

 

来了个时光变迁,两年过去了,紫堂幻还一直深爱着嘉德罗斯。可是嘉德罗斯和紫堂幻还只是朋友关系。情况十分不理想。

 

接着季节描写,然后心理描写,还有神态描写。紫堂一见到嘉嘉就傻乎乎地笑了,还没有跟嘉德罗斯打招呼之前,这可能就是痴情。但是天不会那么好,嘉德罗斯,有女朋友了。

那个女朋友,就第一点,就把紫堂幻比下去了,她活泼开朗,什么话都能很好应付。而紫堂幻,比较自卑,是那种等着别人来牵自己的手,而不是主动的那一方。单凭这一点,女孩已经吊打紫堂幻了。

后面部分感受描写得很细致,从字眼里都能透露出紫堂幻的哀伤,“紫堂幻终究还是错过了。”这句话啊,可是的灰色调调,浓郁着悲伤的气氛。

啊,错过了,还能挽回吗?

 

后来啊,这道伤口紫堂幻愈合了,他要变得坚强,所谓的感慨,深深地直戳我的心,很难过又带着无奈的语气讲出来的吧,装作一脸没事吧。偶尔碰到嘉德罗斯,聊起那个女孩,幻幻也释怀了,原本悬着的心,被迫放了下来。很痛。他不想服从,可这个是不可以的。

 

“若暖阳有意,芳草无心”形象描写了幻幻的初恋吧,要是幻幻主动点什么的,结果肯定不一样吧,可是谁会知道未来呢?所以要放下了呢,就算不能在一起,你还是我珍贵的回忆,会一直被我放在心上的。

 

【嘉幻传文活动】《过往》

第一棒这里!

前排艾特大家 @森诗  @地府阴差小婷子  @零绝子★性转专业户yes~  @是一根呆毛吧  @浊九卿  @山姥切璃子  @星竺子  @kira ✨きら🐾  @年糕的背叛  @S.C. 

 

 

晚霞把自身的颜色在天空不拘一格地染上,涂抹着当年恋人多年再聚的情景。

 

 紫堂幻从便利店走出来,右手上拿着一瓶矿泉水,他很渴,他一路上几乎没有喝水,除了现在。他左手拉着行李箱的杆——他是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被公司的老总调来的。放眼望去,满是他不熟悉的街道。

 

 

顿时,紫堂幻眼前布满阴霾,桃紫色的刘海顺尖儿下垂,隐隐约约地遮住湖绿色的双眸。

 他为什么会答应来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紫堂幻抬头,正好与太阳射出的光芒对上,紫堂幻不得不闭上双眼,用手挡住。顿时,原本照的紫堂幻刺眼又灿烂的阳光,被什么东西挡住,他带着不轻不重的脚步声。紫堂幻蓦然睁开双眼,手也默默的放下。用震惊的表情回应着对方有一丝嘲弄或是一丝冷漠的表情。满是紫堂幻不懂的神情。

 

 

“好……好久不见。”紫堂幻先开口。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方挑眉,没有应答,双唇丝毫没有想要活动的念头。

紫堂幻咬着下唇,试探的问:“你还记得我吗?嘉德罗斯。”

 我希望你不记得。紫堂幻自卑地想着。

 

良久,嘉德罗斯迟迟不做声,紫堂幻觉得自己的手心已经都是汗了,紧张的不得了。谁会一见到前男友就问记不记得自己啊,可能只有紫堂幻吧,看着这样子真是蠢到爆炸。

紫堂幻此刻只感到不安与愧疚交织在心中,一紧一松的。

 

 “怎么可能不记得。”终于,嘉德罗斯开口了,对紫堂幻似笑非笑,“你就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又是一阵沉默。

嘉德罗斯满不在乎的转头看天。从口袋拿出一包烟,在从里面取了一根烟,熟练地点了起来,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就像做过了好几百次似的。

 紫堂幻:……

 

 

 

现在是九月上旬,晚风多少都有点凉,但更多是感到舒适,披着金色的外衣的树叶在风儿的玩弄下,一片又一片地飘落在地上,悄无声息。

 

 就像当年某个少年悄无声息地离开深爱自己就像自己深爱着他的少年。

 

 “你……”紫堂幻开口又不说什么,他很气愤嘉德罗斯抽烟。但是,现在他还有什么资格去理直气壮地说教嘉德罗斯啊。

 “第一次来A市这里?”嘉德罗斯漫不经心地打断紫堂幻的话,但目光还是一直注视着昏暗下来的天空。

 “嗯……嗯。”紫堂幻迷迷糊糊地回答。

 “呵,也是。”嘉德罗斯终于转头对着紫堂幻,草草的地瞟了紫堂幻身后的行李箱,猜出了什么。伸手一把抢过紫堂幻的行李箱,却不但任何感情色彩得说:“不想睡大街就跟过来。”

 

紫堂幻没有反应过来,一愣一愣地站在原地。

 

 嘉德罗斯走了几步,没听见脚步声,回头,果然紫堂幻傻愣愣地还站在原地。那种傻傻的样子真是好久没有见过了,真是有点怀念。

 

“喂!渣渣。”真熟悉的称呼。

“啊!”紫堂幻回过神了,发现行李箱并不在自己的手中,却在嘉德罗斯手中,一脸震惊看着对方。

 “快点跟上!“嘉德罗斯不耐烦地提醒,又转身走了,但是这次脚步很慢。

 

紫堂幻咬着嘴唇,很痛,这不是梦。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与五年前相遇的那个他的背影完美的重合。

 

紫堂幻心中一直犹豫到底跟不跟上嘉德罗斯,但其实身体早就已经做出回答——他已经,迈开腿小跑跟到嘉德罗斯后面去了,接着与嘉德罗斯并肩而行。

 

 刚才那棵树,最后一片树叶终于落了下来,然后有一片树叶也穿上枯黄的披风,要开始编织他未知的未来了。

 

 

……

 

 

紫堂幻与嘉德罗斯回到公寓,哦,准确的说,应该是嘉德罗斯的公寓。

 

紫堂幻不记得他是怎么和嘉德罗斯来的了,只记得嘉德罗斯开了门,把自己的行李连同自己一并拉进门。

 

然后就处于现在如此场面——嘉德罗斯坐餐桌的椅子上,啃着刚才从冰箱拿的一个桃子。看着面前站着像一根柱子的紫堂幻,呆呆的,眼镜歪了都不知道。嘉德罗斯啧啧了几下,怕是在嘲讽紫堂幻。

 

 紫堂幻内心此时愧疚满满——刚才进门时,脚不小心踢到了打滚在地板的的药瓶——安眠药的瓶子。他怎么可以忘记了呢?

 

 

嘉德罗斯可是那种天天失眠:躺在床上,睁大无神的双眼,时不时看着窗外,深蓝色的夜幕是否逐渐变回碧空如洗的天。没有用安眠药时的嘉德罗斯就是这样不清不楚地度过。

但直到他遇见紫堂幻——紫堂幻是个天然催眠体,看着人与动物的眼睛,就会使他入睡。然后紫堂幻那时就每天晚上看着嘉德罗斯鎏金色眸子,然后听着他的瞌睡声,盖好被子,也在 他身旁进入梦乡。一起期待第二天。

 

 紫堂幻的心寒颤了几下,眼镜有点模糊:嘉德罗斯到底怎么度过自己不在身边的五年的失眠的日子啊,安眠药副作用很大的啊。

 

 紫堂幻动了动嘴唇,硬是没说什么话,然后,猛地抬起双眼是,看见嘉德罗斯的脸慢慢靠近,被他堵上嘴,甜甜的蜜桃味在口腔萦绕。

 

 

 

TBC.

 第二棒:  @森诗 

嘉德罗斯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详细戳这

 

#白鹿:你嘉总就是你嘉总╮(╯▽╰)╭,话说天然催眠体和长久失眠患者很搭呢~~还是我喜欢的前男友重逢设~~